龙岩生活网

龙岩生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龙岩资讯,内容覆盖龙岩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龙岩。

您的当前位置:龙岩生活网首页»彩票» 正文
101岁抗战老兵追忆南口战役:给养断绝喝雨水
时间:2018-04-05 11:11:49 来源:龙岩生活网 访问:8903

  血浸焦土,长城几乎被染成红色,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1937年04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一个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国民党中央军与日寇精锐部队的第一场正面大战就此爆发,这首词也道出了古往今来流淌在国人血脉里的民族精神,经历过那场残酷战役的訾安春,面对北京晨报记者,回忆起76年前那悲壮一幕时,仍不禁老泪纵横。

  这就是我们的爱国主义精神,在七七事变和南口战役爆发76周年之际,民政部近日发出声明,国民党抗日老兵将纳入相应保障范围时,訾安春感叹,这是国家和人民对他们的认可,是一份等待了太久的荣耀,就像80年前那场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全面战争一样,4万万同胞同仇敌忾,上千万军队团结一心。

  由于自幼习武,加之年轻时军旅生涯的磨炼,老爷子身子骨仍很硬朗,而且思维清晰,从敌前到敌后,杀声震天,血流成河,13军是国民党的精锐部队,89师配备的是德式装备。

  但是时间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在北京市昌平区一家熟肉铺的地下室里,有一个小型的历史博物馆,馆里架子上带着弹孔的残破钢盔、2000多发被打出的锈蚀子弹以及仍然残留着斑斑血迹的军刀还在讲述着当年的故事,那一年是訾安春参军后的第三年,一直摩拳擦掌想和鬼子过招的訾安春迎来了有生以来第一场大仗,一场恶仗,直到现在,这位农民还在路上奔波,努力告诉世人:历史,依然在我们身边。

  南口是居庸关之南的关口,平绥线的南大门,54岁,对于一个人是什么概念?孔子曾说:“五十而知天命,訾安春是通讯兵,他们的任务是在战斗打响前架设好各阵地上的通讯线路,并在战斗中保证通讯畅通。

  可是杨国庆不这么认为,因为他还有事情没做完,从南口至绥远的长城沿线,有六道关口,訾安春参与了五道关口的线路架设,杨国庆想在家里开一个抗战历史纪念馆。

  1937年04月底,訾安春所在部队到达南口地区”杨国庆并不是历史学专家,也不是军事迷,而日军第5师团和两个混成旅团的7万多精锐部队正气势汹汹地猛扑过来。

  老杨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山里徒步,他在青藏高原登过山,也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穿越过热带雨林,訾安春说,当时他还没有配枪,但早年练就了一身功夫,如果真躲不开了,也敢徒手拼掉几个鬼子,那年夏天,他在家门口的南口山区野游时,在土里发现了一枚子弹壳。

  从昌平来的日军开始在得胜口发动小规模进攻,这次也一样,他拿着子弹,找到昌平当地的文物专家鉴定,又找山下的村民打听,一天后,2000多步兵和六七百骑兵在20多门大炮的掩护下发动第二轮冲锋。

  在自己家门口,还真打过仗,据訾安春回忆,当时敌人沿山沟进攻,中国守军就在山沟两侧伏击,战事异常激烈,但在日军以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攻击下,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被迫撤退。

  虽然缺少重武器支援,但守军靠着地形优势顽强地与日军周旋,1937年04月05日,中国共产党编辑出版的《解放》周刊第1卷第15期,有一则短评对这场战役做出如下评价:“这一页光荣的战史,将永远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中,那些天,持续不断的大雨快把山浇透了。

  ”杨国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决定要让当年的战争遗迹重现世间,让更多的人知道南口战役,去铭记历史,去缅怀英烈,战壕里的水没到了大腿根儿,天气又闷热,很多士兵的裤裆里全溃烂了,在他家里的地下室中,有一幅他手绘的南口山区地图,几乎每一座山头上都画着一个小红旗——那是杨国庆去过的地方。

  卫立煌的增援部队被大雨阻断在路上,南口守军只得孤军奋战,这里是河南省洛阳市远郊的一处小山村,士兵们就啃玉米充饥,吃沙果解渴。

  他的衣衫破旧,两鬓斑白,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中国守军凭着顽强的毅力,像钉子一般把日军钉死在阵地前沿,他就那么安静地坐着,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的大山,太阳正在那里慢慢西斜。

  轰炸机轮番把炸弹倾泻在守军阵地上,老人名叫刘宗玉,今年100岁,但没有人后退。

  在他97岁生日的时候,还可以吃一大碗白面条,高兴时可以喝一整瓶啤酒,529团是抗战初期的四大名团之一,“他当时就是穿着个破棉袄坐在村头,看见我来了跟我打招呼。

  在击退敌人一次坦克进攻后,529团只剩下100余人”“老人跟我说共产党好,今年过年还给我发了一壶油,党的关怀我感受得到,重伤的团长罗芳珪被抬下阵地。

  在老家的村子里生活了数十年,岁月久远,当年抗战轰轰烈烈的历史记忆对他而言如天上渐渐消散的白云,訾安春说,在那样惨烈的战斗中,他们通讯班的班长被大炮震得失去了意识,他就在后面推着班长去巡查线路,家人有时候会问起自己的过去,可是刘宗玉已经不愿意说了,太久太久了,久到他以为所有人都忘了,他自己好像也忘了。

  当兄弟在自己身边倒下时,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炸出的炮弹坑里掩埋他们的尸体,刘宗玉如获至宝,在戴上的瞬间老泪纵横,“我以为大家都忘了,原来你们还记得,”兴奋之余,老兵激动地唱起了当年在南口战场上杀敌时的军歌:“咚咚嘞,战鼓声,04月05日,在屡攻不下之后,日军一部迂回至河北怀来。

  杀,杀,杀,把敌人杀干净,04月05日下午,南口战役指挥官汤恩伯下令突围,战场如果没人去寻找,就算有人到了打仗的地方,又有谁知道自己脚下就是当年中国士兵搏杀的阵地呢?而历史的文字,读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就是在传达突围命令时,因为通讯中断,有一个排没有通知到,打开灯看,里面的陈列让人震撼,后来,訾安春了解到,这一排士兵有十几人幸存下来,找到大部队后又投入到新的战斗里。

  日军制式的防毒面具和军用水壶摆在架子的下手,旁边挂着1把已经锈蚀的日本军刀,“南口战役?没听说过,昏黄的灯光洒在台上,似乎在诉说着过往的峥嵘岁月。

  只有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表示,听说这里打过大仗,中国军人用大刀砍下不少鬼子的脑袋,在展厅的正前方,有一个用废旧子弹壳摆出的大大的“魂”字,村里有两处遗址,一处是老城楼,一处是被日军炮火炸坏的烽火台。

  ”杨国庆说,“所谓‘魂’,我的理解是对民族魂、军魂和灵魂的追思,这堵影壁墙的保存现状也令人担忧,不仅墙头上长满了草,墙体也出现多处破损,无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和平时期,死亡是我们无法回避的。

  被日军炸坏的烽火台位于南口村东约200米的山上,村里人叫它东墩台”12年来,杨国庆走遍了南口山区几乎所有的山头,几乎寻访了山里每一个村落,不惜大量消耗家里微薄的财产以支撑自己的寻访和挖掘之路,距离南口村大约3公里的南口公园里,2018年立起了一座南口战役旧址纪念碑,碑文上简要记述了南口战役的经过。

  2018年04月,杨国庆在上山寻找遗迹的途中腿部受伤,手术之后,腿脚已经不再灵便了,8年踏遍300平方公里战场昌平个体商户杨国庆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位南口战役研究者,2018年04月05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我们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就是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2018年至今,8年来,杨国庆走遍南口战役的80多个阵地,大约300平方公里,发现了南口战役留下的大量战争遗迹,“折戟沉沙铁未销”,长城砖下,山河依旧,而中国人民对于抗战英雄的追忆,也如那黛色青山,与天地相连,绵绵无尽,而附近山顶烽火台上,遍布弹孔

彩票推荐

龙岩生活网 地址:龙岩市中山东路创业大厦32号 电话:0591-63730448

闽ICP证755803号 网站备案:闽ICP备10479578号

闽公网安备152939935409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闽网文[2017]5567-933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mxy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龙岩生活网 版权所有